最近几年,中国通过一系列体制改革建立了上百家环境法院,这些改革旨在鼓励发展绿色经济并限制环境污染。然而,建立环境法院的同时国家还需要加快对环境领域熟练业务的律师及专家的培训和招募。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刚刚建立了环境与国家能源 法院,上月还宣布成立一家法官培训中心。

这些改变的目的是为了给环境污染案件的审理带去更有资历的律师,与此同时保证环境法院成立的规模和速度,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目标,国家将建立至少370家环境法院。

尽管由于新的环境法案刚刚建成生效,接受处理的环境案件的数量还相对较少,但未来三年内接受审理的案件数量将会大幅增长。

2014年以前,大概有将近100起针对公共利益的环境案件在国家范围内得到审理,但去年只有100多个案件得到了处理。
目前中国有300多名律师接受了特殊专业培训,其中18人将继续给其他人进行培训。

此外,一些国家法官学院和中国政法大学也对外提供新的关于环境法的培训项目。

为了拥有能应对逐年上升的环境案件的能力,这些改革也给法官们带来了一系列的挑战,很多法官缺乏所要具备的相关知识,以及技术理论。

目前在中国大学里,环境法还不是一门很热门的专业,只有很小部分学生选择该专业进行研究毕业后继续在司法领域从事工作。

在环境领域,一名理想的法官应该是具备科学知识培训的,这样可以使他们能更轻松地理解涉及到的技术问题和要求,然而这样的法官在中国实在太少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中国一些地区建立了许多培训项目。例如,陕西省派出80名法官参加一个由欧盟和中国联合举办的政府环境合作项目培训。

培养一批有资格和有能力的法官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没有任何环境领域处理案件纠纷的经验。

但是那些已经拥有一些处理环境案件经验的法官同样面临着其他众多挑战。比如当涉事企业在当地经济发展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甚至在地区政治中拥有很多话语权时,法官很难公正独立地行使他的职权。

正是由于环境领域的案件纠纷十分棘手,一些已经拥有丰富经验的法官仍然会因为各种困难而犯难。

因此面对这些困难,一些专家提出一个创新的概念名为“倾听案件”。
比如,一家企业被指控环境污染,它可以提前收到一个传唤通知,以停止手头作业并清楚污染源。而在过去,这样的命令只能是从类似政府的机构中发出。

允许专家作为证人并在更广泛的领域得到推广又是环境法领域的另一大创新。例如,一名土壤污染专家现在可以被传唤到法庭为土壤是否污染来作证,或者评估大概的损失情况。

因此环境法院不仅可以直接获取证据,甚至可以建立一家第三方评估机构来进行独立的评估,这样既节约了时间又节省了金钱。
比如,中国贵州省贵阳市的一家法院,作为中国最高人民法院设点成立的四家法院之一,在案件审理中直接拥有创新改革的权力。

这家法院于2007年成立,用来解决城市用水污染案件涉及的审理权限的纠纷。该法院曾经判决一家饲养场违反相关法规污染环境,这在中国还是处理公共利益案件的第一次尝试。

然而,我们并不确定现阶段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是否打算扩大这四大法院的职权,并在全国范围内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