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最近几年中国的首都深受雾霾的困扰,人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城市里每天出行几乎都要戴口罩,一些老年人因抵抗力下降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呼吸道疾病甚至引发更严重的健康问题。为了应对雾霾,北京颁布了很多强有力的措施,旨在从根源上杜绝雾霾的产生,而其中受到政策直接影响的便是重污染排放的能源产业。

产生雾霾最严重的煤炭产业因环境质量的垂直下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冬。近几年一直炙手可热的煤炭价格一跌再跌,“心忧碳贱”的心理几乎笼罩了每一个煤炭企业老板。

中国煤炭能源大省山西因煤炭价格暴跌,很多煤窑工厂纷纷关闭,曾经一趟接一趟的货运火车如今冷清地停靠在站台。雾霾彻底革了煤炭的命。那么能源企业为了适应环境直接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提高技术水平将污染程度降低在最小范围?而饯行这一想法的企业率先出现在电力领域,他们首先提出了近零排放,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超低排放。

煤基能源企业就是那些以煤炭为主要能源的企业,他们在中国历史上占据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超低排放具体的概念就是通过综合治理,使通过燃烧煤炭来发电的电厂的排放达到燃气电站的排放标准。目前按照国家技术标准,“燃煤机组的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烟尘的特别排放限值浓度要求为100/50/20毫克/立方米”,而超低排放标准要求数据控制在50/35/5毫克/立方米。

这样的指标要求对于使用传统古老的燃煤发电的企业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尤其对山西等煤炭大省是一个十分严峻的任务。很多专家对此表示,将燃煤排放标准降低到燃气排放标准,从技术角度分析是可行的,但是价格十分昂贵。要达到这一排放标准,燃煤电厂必须对火电厂现有脱硫设备进行全方位的升级改造。与此同时,氮氧化物和烟尘设备、催化剂处理以及针对有毒物质的排放和处理都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

已经经历冬天的煤基企业本来营业效益就十分惨淡,现在又要求他们投入大量资金对设备进行改造,而不改造企业效益只能继续一落千丈,陷入两难境地的煤基能源企业恐怕要经过一番艰难思考才能抉择。

在设备改造实现超低减排的同时,煤基企业还要考虑到未来两年内,中国煤炭产量可能提前达到峰值,而从长远来看,世界能源的利用趋势是逐步淘汰化石能源、淘汰粗放传统式的能源形式。但就眼下形势,中国的燃气企业因天然气价格昂贵成本非常高,同时中国又是惯常使用传统能源,这些都给煤基企业实现超低减排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和动力。

对于中国的煤基企业,实现清洁化利用传统能源进而达到超低减排将是长期不变的方向,也是能让他们走出传统能源产业危机的唯一道路。